切换城市
A B C D E F G H J K L M N P Q R S T W X Y Z

桃源县妇联:村民的平安健康就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

最佳回答

红网时刻常德2月5日讯(通讯员 黄丽波 杨嘉伟)“老婆,祝你生日快乐!”2月4日晚7点,在村口值守一天的印海珍刚刚归家便收到了丈夫递上来的一碗装着荷包蛋的面,还沉浸在工作中没有回过神的印海珍,有些手足无措。原来今天是观音寺镇桃儿堉村妇联主席印海珍39岁生日,经过连日的忙碌工作,每天上户宣传、检测点值班连轴转,让她早已忘记了自己是今天的寿星。

从去年的腊月二十九开始,观音寺镇的镇村两级干部便开始了阻击疫情的紧张工作,印海珍作为村里的妇联主席,一名党员干部,当仁不让的接过了防疫宣传的重任。

白天,她带着一班巾帼志愿者奋战在一线,深入各村民小组张贴疫情防控宣传资料和标语、通过微信群开展宣传教育、组织妇女同胞搞好房前屋后的卫生、对使用过的口罩进行回收并交往镇卫生院集中处理。在宣传工作之余,印海珍还是防疫检测点的一名“女卫士”,每天12小时值守在检测点,为过往人员检测体温。

到了晚上,家人以为她终于可以歇一口气时,她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工作,来到自己负责的大方坪组、关庄堉组进行湖北返乡人员的摸排,并陪同村医每天上门,对他们进行一天三次的体温检测,详细了解他们的身体情况,确保万无一失。

没有蜡烛,没有蛋糕,连三餐都是简单的解决,印海珍第39个生日就这样在紧张的防疫工作之中悄悄度过,但她说:“所有村民的平安和健康就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

更多回答

现在孩子们都流行过生日,对于父母们来说给孩子庆祝生日是一件增加亲子感情的事情。因此,在这个日子里大部分的家庭都会给孩子准备礼物,让孩子感受到家人的关爱。但是,秦先生的孩子正是因为生日礼物而受伤了。

由于儿子一直想要一个新的衣柜,秦先生在孩子生日的时候就送了一个衣柜给儿子。但是,这款衣柜是由合成木制成的,秦先生并不清楚这种材料甲醛污染严重,也没有进行除醛处理,就直接运到儿子的房间当中了。

孩子长期和衣柜居住在一起,久而久之就出现了呕吐高烧等现象。去医院检查后,医生说孩子是被甲醛侵蚀了,所以才出现了以下症状,如果不将甲醛污染源处理干净,病情恶化可能会发展成更重的疾病。思来想去,秦先生发现罪魁祸首是家中的衣柜,随后对家中的衣柜进行了处理。

因此业主们一定要对甲醛重视起来,虽然它看不到可并不代表它不存在。那么,哪些方法治理的效果比较出众呢?

方法一:

它是一种很多家庭都在使用的治理甲醛的材料,大部分业主应该都有所耳闻。它的优势在于吸收的速度很快,分解的效果也很出众。甲醛等污染不会堆积在材料内部,更加不会出现重复污染的现象。它的使用时间比较长,不需要业主们频繁的换新,可持续性比较好,是业主们较为认可的材料之一。

方法二:竹炭

它可以使用的范围比较广,作用也比较多。不过,它的吸收效果也很出众,是目前除醛当中使用率最高的材料之一。不过,它虽然具有良好的吸收性能,可是却无法将甲醛分解。因此,业主们需要及时清理,避免出现失效的情况。

方法三:风扇

它是一种很常见的物品,几乎每个家庭都有。它可以增加室内的空气流速,让甲醛快点散到室外。但是,长期开风扇很费电,也容易引发线路问题。因此,这个办法的可持续性不好,业主们还需要辅助其他的方法使用。

李采清坐在沙发上,面前摆着两样东西一盒紫罗兰的盒花还有一条紫色的裙子。这是她半小时前收到同城的快递。紫色是她最喜欢的颜色,裙子也是她的尺码,虽然礼物上没写是谁送的,但只有他,对她的喜好尺码了如指掌。

她和丈夫张然池已经分开半年了。在之前的三年里,李采清忙着上班,带娃,每天晚上等娃睡后她累得只想睡觉,和丈夫然池的话越来越少,关系越来越糟,直到半年前的一天,然池提出了离婚。

一开始采清是崩溃的,她辛辛苦苦操持这个家为了什么?每天忙得脚尖碰脚跟为了什么?她向闺蜜倾诉了很久,闺蜜听完就问了一句“你多久没和你老公好好聊天了?”多久了?采清努力的回忆,可能要追溯到生孩子前了。“这就对了,据我了解然池不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他在你面前透明了三年心里当然会不平衡啊。”“可我整天都那么忙了,怎么顾得上他啊。他怎么就不体谅我呢?”闺蜜笑了“采清,不是我说你,你就是太要强了,什么事都自己扛,你累得要死他不知道也没用啊。你们还是好好聊一聊吧。”

后来采清冷静的想了想,她是不愿意分开的,至少她认为他们之间的感情还在,她也试过沟通,但冰冻三尺不是三两句话就能化解的。后来采清提了一个建议,暂时分开半年不离婚,双方都冷静一下,也给路路一个接受现实的时间。然池答应了,采清收拾东西搬出了家,路路由然池带着。现在转眼半年过了,然池送这个礼物,是什么意思?

这时电话声打断了采清的沉思,是然池打来的。“收到东西了吗?还没睡吧?”“嗯嗯,刚收到谢谢。然池,这份分手礼物我会好好珍惜的,现在半年过去了,如果你还坚持当初的选择,我们就去把手续办了吧,爸妈那边……”采清根本不是这样想,可控制不了自己随口胡说。

“今天是你生日,你忘了?”我生日,采清这才醒悟,最近心太累了,哪还记得生日这事情。“哦,是这样啊,谢谢。”

经过长时间的沉默,然池终于开始说话了“采清,你走了之后,路路跟着我吃了不少苦,我之前没带过孩子,不知道原来孩子那么闹。早上要给他做饭送他上学,下午要掐着点去接他,做饭,给他洗澡,陪他聊天,讲故事,哄完他睡觉后,还要洗碗,收拾屋子,弄完自己都累瘫了,累到连开电脑玩会游戏的欲望都没。”“妈不是去你那照顾你们吗?”采清打断他的话,她最听不得孩子受委屈。

“一开始来了,两个月前腰痛复发,我就让她回去了。之后就我一人带着。有天晚上路路睡着后,死党叫我出去聚聚。我十点半出去之后发现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脑子里都是在担心路路要是突然发现家里没人怎么办?他要是摔下床怎么办?十一点半不到我就急忙赶回家,虽然路路睡得很熟,但我这颗心这时才放了下来。”

“这时我才稍微能感受你这些年来的生活。”然池话带哽咽“可这样的生活你过了三年。如果是这种状态下每天完成事情已经很不容易了,哪还有精力顾其他?我不断在想,这些年你忽视我,也是我一手造成的,如果我不是袖手旁观,你也不至于会这么累,我们还能像以前那样过。谢谢你当初执意不离婚,我们才有机会重修旧好。老婆,我错了,你能回来吗?”电话那边已经泣不成声了。

“哎呀说着说着怎么哭了?不说了我先收拾东西,明天给你们爷俩做你们最喜欢的烧肉。”挂电话后,采清笑着哼着小曲开始收拾。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